senlinzhiyegen

周英杰:孙行者的革命路径

孙行者的革命路径   

2014-09-28 21:59:25|  分类: 读书笔记 |  标签:孙行者  革命  造反  招安  |举报|字号 订阅

 

周英杰

 

 

孙行者的革命路径 - 周英杰思想录 - 周英杰思想录

 (闹了半天,最后还不是乖乖回归到了体制?孙猴子,不过就是一个宋江而已。)

 

 

众所周知,《西游记》中的大英雄孙行者悟空,本来是从花果山上的一块顽石的石缝间蹦将出来的灵物。既与顽石有关,自然就不能脱去冥顽的本性。所以甫一出世,就在花果山上竖起了“齐天大圣”的大纛,召集一帮志同道合的猴子,啸聚于水帘洞一带,过起了逍遥自在,无拘无束,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,任谁也不屌的草莽生活。相对上界那个由玉皇大帝各路神仙所主导的主流世界,偏安于一隅的花果山俨然一个针插不进,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。

然而,尽管在花果山上说一不二、吆五喝六的小日子过得优哉游哉,但推究一下行者的内心世界,则是一直也没有泯灭对于玉皇大帝的那个庙堂世界的向往之心的。所以,太上老君一保荐,玉皇大帝一招手,孙猴子就丢下和自己一起革命的猴兄猴弟们,一溜筋斗翻上了天,跑到玉皇的地盘里,做起什么劳什子的“弼马温”来了。

如果不是有哪路神仙悄悄地向猴王透露说,这个“弼马温”不过就是个养马、遛马再加一个管马的鸟官,在上界里根本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,恐怕孙行者从此就按部就班、沾沾自喜地走它的仕途之路了。

由此可见,行者悟空在“弼马温”职位上的冲天一怒,其缘由并非因为它的野性未泯,更与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八竿子打不着。它的再次革命,很大程度上实在就是因为玉皇老儿不把行者当盘菜,给的官职太小的缘故。

为了让玉皇大帝把自己当成盘菜,弄个更大的官当当。行者没有选择正常的投机钻营、请客送礼的道路。实际上,那也不是它的强项,它就是想玩也玩不通。于是,只好选择了揭竿而起,大闹天宫。这就是古人所说的“杀人放火受招安”是也。

很可惜的是,以玉皇之明智,之老油条,竟然错会了孙行者的战略意图,还真的就和孙猴子闹翻了。要说玉皇大帝毕竟是玉皇大帝,手中握着一大把的好牌,他的天兵天将对付悟空不管用不要紧,他手里还有一张比天大的王牌,这就是无所不能的释迦牟尼佛。

如来佛祖一出马,孙猴子的革命之路也就画上了句号了。他自恃神勇无双,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,但没成想,他的这些伎俩在如来佛祖面前不过就是雕虫小技而已,“止增笑耳”,他翻来翻去最终也没有翻出如来的掌心。佛祖轻轻一翻掌心,孙行者就被压在了五行山下翻身不得。

孙行者这一被压就是500年。500年足以将最坚硬的顽石改造成软蛋,顽石的儿子孙行者显然也不例外。所以,当来自东土的唐三藏把它从山底下拯救出来之后,行者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回归花果山,更不是像明成祖朱棣一样打上上界去找玉皇大帝“讨个说法”,而是信誓旦旦地保证“再莫行凶,皈依佛法”,老老实实地把自己打造成为一个标准的行脚僧人,从此改弦更张,屁颠屁颠地跟在唐僧的身后西天取经去了。

总结起行者的“猴生”履历,从蒙玉皇大帝召唤就职“弼马温”,到最后跟着玄奘长途跋涉西天取经,孙行者再三再四地穷折腾,最终也没有逃脱“倾心向化”的历史宿命,也就是为中国传统的主流价值观所倾心赞美的所谓“修成正果”是也。

“初则以造反起家,终以招安结局”,这大约正是中国历史上“几乎”所有英雄豪杰的革命轨迹,实在并非只有吴承恩先生笔下的这只顽猴是这样的。

当然,之所谓说是“几乎”而非“全部”,乃是因为检索中国历史,也的确存在像小混混刘邦和小和尚朱元璋一样歪打正着的幸运人物。众所周知,此二位的革命之路那是相当的一帆风顺,不仅没有像孙猴子一样被压在五行山下,反而沐猴而冠地充当起了“口含天宪,代天牧民”的皇帝的角色,和孙行者明显不是一个层次。

不过,尽管如此,如果我们能够看看刘邦和朱元璋之流在刚开始革命时的那副德性,就会知晓当是时也,在这些人物的内心里,未必会想到自己后来竟会越做越大,弄假成真地当起了主子的。他们的本意大约无非就是像孙猴子一样,想火中取栗从乱世中弄点小好处而已。奈何狗运来了挡也挡不住,本来只是想抢一把芝麻充饥,结果却被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砸了个正着!这么好的狗运气,显然不是所有的革命者们都能碰得上的。观之历史,99.9%的革命者还是和孙行者们一样的下场,这实在可算是一条历史的铁律吧?

评论